牧吶突也清楚,当战争进行到了这样的地步,当安东达陷入危急的情况下,若是不能及时的驰援的话,其后的情况肯定会更加的危险的,晋军的强悍可是很出名

的,尤其是在进攻坚固的城池的时候,会给敌人带来的是沉重的打击的同时,夺取敌人的城池。

放到安东达的战场上,仅仅是凭借城内的守军,在晋军攻入城内的情况下,想要将晋军赶出去,会有多大的难度呢。牧吶突甚至怀疑,此时的安东达,已经为晋军攻占了,晋军的强悍可是由来已久的,尤其是晋军应对战争所展现出来的强势,更是会给敌人带来诸多的伤害

,让敌人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清醒的认识到,他们在面对晋军的时候会有的是何等悲惨的情况发生。越是临近安东达,牧吶突的内心越是感觉到浓浓的不安,晋军是何等强悍的存在,更兼晋军在面对战争的时候,往往是有着周密的谋划的,与这样的对手交

锋,肯定是需要更多的慎重的,稍不小心,说不定就会为晋军击败。

若是在这等情况下承受失败的局面,对于驰援的安息将士,将会带来的打击是沉重的。牧吶突自问在能力上并不算出众,当应对晋军的凶悍进攻方式的时候,凭借此时安息将士的情况,肯定会有着许多危险的情况发生的,到时候军中将士会付

出的是惨重的代价。

想到这等情况,牧吶突当即下令,队伍放缓了速度。

“斥候可否传回消息?”牧吶突问道。负责斥候的将领摇了摇头“两刻钟前的斥候,至今没有返回,周边的斥候传来的消息看,一切情况都是正常的,不过他们所处的范围,不过是周边两里,在这

个范围上,是不安全的。”选择在更小范围内打探消息,何尝不是无奈下的举动呢,派遣的斥候,迟迟没有返回,无法传递回来最新的消息,而针对前方的情况,负责斥候的将领也派

遣了其他的斥候,始终没有消息传递回来。

“将军,敌人正在进攻安东达,对安东达周边的情况,肯定需要有所了解的,敌人的骑兵实力强悍,或许我军斥候遇到了敌人的斥候。”负责斥候的将领道。

牧吶突点了点头“如今看来,很有可能是这种情况了,不过前方的情况也不能忽视,继续派遣斥候打探前方的情况。”负责斥候将领急忙称是,派遣斥候前去打探消息,若是晋军在前方的道路上真的有所准备的话,对于驰援安东达的队伍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而这样的情况

出现在晋军的身上,本就是有着很大的可能的。晋军的实力是强盛的,但凡是与晋军有过交手之后,就会看到的是晋军的强大实力,晋军在正面战场上能够给敌人带来的伤害是极大的,若是在应对晋军的

战场上蒙受更大的损失,对驰援安东达,肯定会造成不小的影响的。

“将军,情况有些诡异,按说就算是敌军正在攻打安东达,以安东达的兵力,完全是能够派人出来传递消息的,现如今,却是没有见到。”

牧吶突的脸色微变,沉声道:“不可胡言乱语,穆德兰将军镇守安东达,定然能够挡住晋军,晋军想要攻破安东达,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话虽如此,牧吶突对于战场上的情况,是有着深深的担忧的,晋军的强大实力,是得到了更多的展现的,如果在面对晋军的时候,不能有着强悍的实力支撑

的话,最有可能承受的就是战场上的失败。安东关,对于此时的安息帝国来说是有着重要的意义的,若是安东达丢失的话,安东关的丢失也是早晚的事情,甚至很快就会为晋军攻破,到时候安息帝国

面对晋军的时候,将会陷入到更加被动的局面下。晋军的进攻方式,给敌人带来的伤害,是极大的,更是会让敌人在战场上更多看到的是晋军的凶悍,此时的战争中,正是因为有着骁勇善战的晋军,让安息

人对战争会有的是更多的忌惮。战争到来,是军中将士所无法左右的,他们在战场上所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己方能够取得更大的胜利,然而对晋军的战斗能力有着足够多的了解之后,就会看到的是晋军的凶猛对战争态势会造成的是什么样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敌人,会有的是诸多的危险状况,其中的一些情况,如果应对的方式上出现了问题的

话,甚至会让己方陷入到更加危险的境地中。

安息将士也是想要在战场上取得一番成就的,只是他们的战斗手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之后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一场交锋中,若是在实力上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的话,试问在之后的交战中,如何能够更好的应对敌人的冲击呢。是故在驰援安东达的过程中,牧吶突表现的是谨慎的,他更加的清楚,如果在驰援的途中出现了意外的话,之后的情况,将会变得更加的复杂,甚至会在面

对晋军的时候让己方陷入到更加被动的地位。

应对晋军的战争,本身就是不轻松的,强悍的实力给晋军的进攻带来的是更多的可能的同时,会给安息人带来的是更大的伤害。

斥候沿途打探情况,并没有异常,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总会有斥候失去消息,让牧吶突有一种无力感。明明是在安息境内,可是己方的斥候却是无端的失去消息,派去打探消息的斥候,好像是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再次派遣斥候去打探,结果也是一样的。“将军

,安东达的情况紧急,当尽快前往支援啊。”见牧吶突始终在斥候打探消息的事情上纠结,有将领提醒道。

木讷突沉默良久道:“传令众将士,快速前进,支援安东达。”

安东达若是因为援兵的行动缓慢而丢失的话,牧吶突肯定是难辞其咎的,在安息帝国形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这样的罪责足以让他牧吶突人头落地了。

虽说沿途可能会出现晋军,但是在这等情况下,只要是安东达不丢失,就要对安东达提供更快的支援。

“这里的地形?”牧吶突看着远方的地形,面露沉思之色。

有将领解释道:“将军不需要担心,这里的地形,并不算险要,而且斥候对里面的情况也进行了打探。”

牧吶突道:“晋军是狡猾的,更是实力强悍的,若是此处有埋伏的话,我军的情况恐怕就危险了。”“将军无需这般操心,晋军袭击安东达,人数上不会很多,更兼安东达是有着上万守军的,晋军想要占据安东达,可不是轻松的事情,说不定此时晋军已经为

穆德兰将军击退了呢。”有将领安慰道。

牧吶突道:“但愿如此吧。”晋军的强悍,唯有见识到其凌厉的将领,才会深切的感受到,而对于没有见识到晋军强悍的人来说,他们对晋军是缺少足够多的敬畏的,正是因为如此,他

们在战场上能够表现出来更为强悍的一面。当军中将士对战争心生畏惧,他们在战场上就难以展现出来最为强悍的一面,甚至会在战场上表现出极为疯狂的战斗力,在安息军中是不会缺少狂热之辈的

,他们在面对战争的时候会表现出来极为凌厉的一面。然而对晋军的强悍实力有着一定的了解之后,就会感受到的是晋军的强悍,更是会在战场上有着更多的忌惮,因为他们更加的清楚,当晋军出现在对立面上

,将会有着何等的情况。晋军是有着骄傲的成就的,而且在战场上展现出来的手段是恐怖的,当战场上与晋军对决而没有相对应的手段的话,往往会承受的是更大的损失,而这样的

战争情况对于安息将士的影响是很大的。

大军前行,牧吶突麾下的将士,足足有着四千人,这已经是能够调动的极限了。

而此时埋伏安息人的晋军,也不过只有四千余人。

双方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就要看在战场上会有着什么样的表现了。

“杀敌!”高顺蓦然大喝道。

早已准备妥当的霹雳炮,当即向着敌人释放。地形并不算险要,却是能够隐藏起来数千人,加上有着影卫从中相助,安息的斥候,想要发现晋军的踪迹是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发现的斥候,都已经身死了

霹雳炮的响声,打破了宁静。

轰隆隆的爆炸声,在安息军中蓦然响起,其中夹杂着受伤将士的惨叫声,更有甚者,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已经被炮火轰炸的失去了声息。调动的霹雳炮,足足有五十门,应对这次的支援,晋军表现的极为坚决,若是不能将前来支援的敌人击败的话,之后晋军肯定是需要面对更多的麻烦的,这

对于安东达的晋军来说,是会有着更多的危险的。

晋军毕竟是孤军深入,给敌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往往能够给己方赢取更多的时间,更是会给敌人带来更大的震撼。战争,对军中将士的考验是很大的,而晋军在应对战争之际,往往会展现出来的是更为强悍的一面,更是会给敌人带来莫大的伤害的,当前的战场上,晋军

所展现出来的进攻手段就是如此。

轰隆隆的爆炸声,打破了宁静,一时间,安息将士惊呆了,军中的斥候,分明已经打探了周围的情况,为何会出现火炮。

安息军中也是有着火炮的,对于火炮,安息将士已经不陌生了,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遭受到敌人火炮的进攻,对于安息将士的冲击是很大的。

须知火炮在一场战争中,往往是能够给敌人带来极大的伤害的,驰援安东达,还会在途中遭受到如此猛烈的火炮攻势,这等情况,让安息将士陷入混乱中。

牧吶突大惊失色“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火炮?”

“将军,情况不妙,恐怕是安东达已经为敌人攻破了。”有将领大喊道。

牧吶突道:“传令众将士后退,后退。”这等时候,贸然上前,恐怕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在牧吶突看来,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这片区域,当火炮覆盖不到,就会让己方更加的安全了,毕竟火炮在战

场上的移动并不是很方便。驰援的安息将士,本就陷入到了恐慌中,在得到撤退的命令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撤离战场,在这样的战争环境下,坚持更长的时间,换来的不过是更

大的死伤罢了。

仅仅是火炮的攻势,就让安息人退却了,安息人甚至没有看到晋军的身影。

仅仅是两轮火炮攻势,就让安息人混乱不堪,队伍在后撤的时候缺少指挥,让原本就心神慌乱的安息将士队形上更加的不堪了。

高顺见此,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典满统帅百余名骑兵,率先出动,毛遂枪的响声,在战场上响了起来。看着敌人混乱不堪的狼狈样,典满豪情顿生,这样的战争,是何等的舒爽,身处敌人的腹地又能如何,只要是弹药粮草充足,他典满能够率领麾下将士纵横

安息帝国,让安息帝国为战争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战争,对晋军来说,往往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因为在战场上获得了更大的胜利,晋国的疆土就会更加的辽阔,获得军功的将士也是能够得到地位上的提升的

而但凡是对晋军的强悍实力有所了解,就会看到的是晋军的恐怖,就会更多的体会到敌人的恐慌心情了。放到此时的战场上是同样不能例外的,安息人有着属于他们的坚韧,可是他们在晋军凌厉的进攻手段下,会有的是更多的惊慌失措,会有的是更多的畏惧,

他们的战斗手段,相对于晋军而言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的。战争,所带来的影响是明显的,此时安息将士对于战争会有的是更多的畏惧,他们遭受到如此进攻,本就混乱不堪,突然出现的晋军骑兵,更是让他们争相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