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少不想要果贝不想败家吗?

当然不。

他也超喜欢嗑果贝,恨不得收藏几百亿斤。

可现实它不允许啊。

小萝莉说一支船队的果贝不低于千万斤,那是保守数字,实际有可能有几千万斤甚至上亿斤。

就算以一千万斤来算,玉果贝一千万斤,金果贝一千万斤,合计两千多万斤。

折算成灵石,值一千多万块下品灵石。

宣少和小伙伴的灵石数量也是数以亿计,但是,让他一口气花一千多万的灵石买灵贝,他是真的舍不得。

毕竟,他们的的灵植空间还没着落呢。

果贝自由,人人都想。

可惜,现实不允许自己败家,宣少选择捂紧自己的荷包。

燕行啥也不说,直接装死。

他和宣少在渔村晃荡将近一个月,扫荡了零散的果贝货源,入手的果贝重量超过亿斤,再匀分到人和兽兽手里,人均一百五十万斤以上。

他知足了。

再让他花几千万灵石买果贝,燕大少也舍不得银子。

“你们的小伙伴呢?”宣少舍不得败家,乐韵自然也没劝他败家。

“我们也不买。”呆在灵兽袋的兽兽,态度一致,哥儿的灵植空间还没影儿,灵石得省着点花。

再说了,哥儿家乡灵气匮乏,他们得留着灵石,回了哥儿家乡才有灵石设修炼用的聚灵阵。

两少和兽兽们心疼灵石,不准备再购买果贝,乐韵笑得欢脱:“之前在城内,也不知是谁唯恐果贝全被我家伴月买光,急得差点想找人干架。”

“此一时彼一时也。”宣少捂心口:“求别再刺激人了。谁还不想实现果贝自由啊,我这是无可奈何,谁叫我身家还不够丰厚。

再说,我也是因为之前听城卫说顺风城内的存货不多,以为顺风城的果贝被先来者买光,哪知道这一带的果贝产量如此高。”

完成交易的一拨人已经离开如意屋,另一拨小队伍刚进如意屋,即听到屋主的同行者说顺风城果贝产量高。

队伍中的一位大乘修士答话:“这位道友,无论是银蛟城领地近海,还是水犀家族领地,又或往西的临海领域,果贝的产量都是差不多的。

顺风城不如银蛟家族的仙人望海港有优势,是以果贝的价格低一些。

自一百五十年前至至今的二十年之间,有大量修士来顺风城采购果贝,从而令大大小小的捕捞队重点改为收集玉果贝,顺风城的果贝存货才比以往多一些。

如今修士购买潮已经过去,果贝的销量大幅度下降,捕捞队的收集量也正在回落,再过一二十年,每年流向顺风城的果贝,大约也就五十亿斤左右。”

有人接了自己的话茬,宣少望去,与一位剑眉星目、肤白唇红,刚似二十出头的俊美修士四目相对。

俊美青年修士身形修长,穿一袭浅蓝色的广袖大袍式的法袍,袍子袖口与领口滚了一圈金边,画绣如意纹,袍摆则绣着一圈海浪纹。

修士腰悬一块防御法宝玉,足蹬黑蓝色的法宝靴,头戴法宝紫金冠,未束扎的头发披散在后肩。

他的头发颜色比标准的黑色略略浅一点点,剑眉浓黑如墨,目如点漆,面相透着秀气。

他在队伍中的地位不低,与另两位面相看似二十七八岁的修士并肩而立,后头簇拥着三十几号修士。

与俊美修士同行的另两位明显是领队模样的修士,皆穿着青色软甲,顶着一头奶奶灰的灰白头发,一看就知是兽族。

与青袍修士四目相对的宣少:“……”感觉有点小尴尬,现在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他还没想好怎么化解尴尬,俊美兽修移开了目光。

新一拨人光临,乐韵笑着招呼:“犀族的朋友们驾临,不知是来征收贸易税,还是谈买卖?请坐下再谈。”

“我等也是为买卖而来。”被族拥着的犀族修士见被主人一眼认出,轻然飘起,分别飘向设的座席。

众人井然有序,部分与主人同席而坐,其他人去了另几桌就坐。

犀……犀族?

是领兽族的那个犀族吗?

宣少脑子冒出几个问号,坐待访客与小萝莉商谈。

访客竟然也是为贸易而来,乐韵也没张罗茶点之类的,与跟其他团队做交易一样对待,问:“不知各位道友意欲出售何物?”

三位领队掏储物器,分别放在木盘子里,一个盘一个盘地往买家面前送,送一个木盘报一次储物器内的物品名。

木盘一字排开,分别有玉果贝、金果贝、八种体型小的灵贝、五种灵虾和灵鱼、整整十二大盘的灵植,还有一个盘的储物器是杂物。

何谓杂物?

杂物就是灵蜜、珍珠玛瑙、妖兽内丹或皮毛、骨角等等。

犀族队伍一来就甩出大量物品,乐韵不急着验货,好整以暇地问:“犀族的各位是按贸易规则以灵石结算,还是另有结算要求?”

“我等想要高阶丹,天品丹或仙品丹,仙品法宝也可。”领队说出自己要求,也反问:“我等有事相询,不知阁下方便否?”

“请问。”乐韵干脆利落地让人问。

“我等自四百余年前出海,本意是为积攒些果贝,待摇光秘境开启再携带到果贝去金狮城一带售卖。

我等的船在海域耽搁数百年,直至三个月年前才返回顺风港,也因此错过摇光秘境。

听闻摇光秘境开启期间出了一位有经天纬地之才的人族修士,其人集炼丹炼器天赋于一身,随手炼药炼出次神器,还炼成行速千万里的灵舟。

据说各族在人族小道友那里预订灵舟,预约在银蛟族的望海城交接。

犀族领主闻信,也带队于几十年前启程东去,赶赴望海城希望能换一艘灵舟。我等也想要灵舟,可惜回城太迟,就算赶去望海城必然赶不上趟,我等想问问,道友是否从望海城而来,那位人族小道友是不是已经离开望海城,道友可有

听闻犀族有否换到灵舟。”

噫?

宣少燕少一下子坐得笔直,这一拨队伍竟然是为了打探小萝莉的消息才特意来做交易啊?一群人目光灼灼地望向自己,乐韵就挺无奈的:“本仙子自北而来,还没去望海城,从沿途几处领地大城得到的消息可知,那位丹道、器道大宗师应该还没返

回望海城。

各族修士齐聚望海城,那里的果贝金果贝想必全落入各族修士之手,本仙子才特意绕道来了顺风城。

本仙子这里倒是有个小道消息,据说那位丹道大师已经结束北游,正在去望海城的路上,各位道友若能在三个月以内赶至望海城,或许还能见着丹道大师。”

“……”宣少燕少对小萝莉佩服得五体投地,明明在说她自己的事,她这位当事人还能如此镇定,他们水土不服,就服她!

犀族队伍骤然一惊,邻队眼神流露出惊愕之色:“道友如何得知如此重大消息?”

“本仙子途中在某族领地停留,得悉那位丹道大师比本仙子早一个月抵达,她携带同伴去探访某个秘境。

根据秘境结束时间,与丹道大师的灵舟行速,以及路程来算,推测丹道大师在三个月以内还赶不到望海城。”

小萝莉说得有理有理,宣少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反正他若不是跟小萝莉同行,他就信了。

犀族的三位领队也信了,目光灼热。

青袍修士的目光又落在戴着帷帽的女修旁侧的修士身上,看几眼,又不动声色的移开。

“顺风城据望海城有将近四十亿里的距程,纵使行速最快的灵舟也需要飞行一个多月,顺风城没有行速亿里的灵舟,也没有行速四、五千万里的灵舟。”

惊喜过后就是遗憾。

众修士被领队的一番话泼了个透心凉,是哦,哪怕那位人族小仙子还没去望海城,他们也同样赶不及。

“那就没办法了。”乐韵表示爱莫能助。青袍大乘目光落在被帷帽遮得严严实实的女修身上,柔和悦耳地嗓音响起:“敢问道友什么时候去望海城?我决定去望海城碰碰运气,若道友也去望海城,希

望能捎一程。”

“本仙子忙着购买果贝,还要等一二个月才启程望海城。”

“道友,不想见见丹道宗师吗?”两位犀族大乘愕然。“本仙子自己也是丹道宗师呀,大可不必羡慕他人的天赋。再说,本仙子已经知晓那位人族丹道宗师的下一个目的地,等本仙子购买到足够的果贝,哪怕去望

海城迟了也没关系。”

一支队伍愣住,三位犀族大乘差点蹦起来,眼神灼热:“道友知晓丹道宗师准备去哪?”“人族丹师至望海城赴约后将去南大陆某个古秘境,具体地点就不说了,望海城离顺风城如此近,各位道友也没办法及时赶过去,南大陆天遥地远,各位道友

更是鞭长莫及。

本仙子也要去南大陆,哪怕没在望海城与人族丹道大师相见,到了某地也必然会碰面。”

“……”宣少怪担心的,小萝莉这么会气人,就不怕犀族暴起,半夜三更跑来套她麻袋?燕大少:“……”遇上这么个人,就问犀族的修士气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