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苏晨萧是她的师尊,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含糊,洛璃也不会让苏晨萧以为她会去竞争魁首。

这种事情,一开始就该直截了当地跟苏晨萧说清楚。

赵林峰是洛璃的夫君,洛璃是绝对不会和赵林峰正面竞争的。

哪怕真的在武台上遇到了,洛璃也会毫不犹豫地认输。

见自己的弟子如此执着,苏晨萧也没有为难她。

苏晨萧只是单纯地希望洛璃能有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罢了。

哪怕洛璃没有被中大陆选中,对苏晨萧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洛璃留在他身边修炼,也不是不行,御兽宫养得起洛璃。

“呵呵,你不想跟赵林峰竞争,为师当然不会逼你!”

“今年的规则跟往年不太一样,分为天人武台和地人武台,以赵林峰的能力,绝对是天人武台魁首的有力竞争者!”

苏晨萧笑道。

“嗯?”

“师尊,您说的这两个武台有什么区别?”

闻言,洛璃巍巍一愣,问道。

以前的中大陆选人流程,她也听说过一些,但是苏晨萧所说的天人武台和地人武台,洛璃从未听说过。

“天人武台和地人武台说白了,可以分别理解为高级武台和低级武台。”

“天人武台是高级武台,地人武台是低级武台,这两个武台都有各自的限制。”

“首先是地人武台,年龄和修为都有限制,必须是四十五岁以下,九九归一境以下修为的修士才能参加。”

“至于天人武台,唯一的限制就是年龄,七十岁以下的天骄才能参赛,而且修为无上限!”

苏晨萧开始跟洛璃介绍这次大比的规则。

这规则一看,就知道重头戏是在天人武台了。

天人武台之所以不设置修为限制,当然是想挑选出所有年龄合格的天才,因此修为越高越好!

“原来如此!”

“师尊跟弟子说这么多,是想让弟子参加天人武台,对吧?”

洛璃笑道。

苏晨萧点点头:“没错,天人武台虽然说有很多的强敌,但是以你现在的战力,是不输神通劫境中三重修士的。”

“所以你完全有可能被那个宗门注意到,如果你能进入到那个大宗门的话……你的未来将无限光明!”

“虽然为师很舍不得你,但是你加入那个宗门的话,对你百利无一害!”

“那个大宗门?”

“师尊能说明白些么?”

洛璃连忙追问。

“呵呵,每次大赛中大陆那边最少都会派一个大宗门前来,具体是哪个大宗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总之你如果担心的话,也可以参加地人武台。”

“虽然说地人武台可能不会引起那么多关注,但是中大陆那边搞出这么一个规则,肯定也是希望能在地人武台找到天才的。”

“如果你的表现力足够优秀,被那个宗门选中也不是不可能!”

苏晨萧笑道。

闻言,洛璃点点头:“弟子大概明白了,弟子既然要参赛,那必然是参加天人武台的。”

“而且师尊刚才说,林峰是这次大赛魁首的有力竞争者,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人能跟赵林峰掰手腕咯。”

参加天人武台,哪怕能为赵林峰扫清一些障碍,也是值得的。

“不错!”

“目前为止,根据为师掌握的信息来看,有两个人绝对是赵林峰的劲敌。”

“首先就是问道山老祖的亲传弟子姜恒,那小子一直被灵仙道人藏的很深。”

“从姜恒传出来的零星战绩来看,他绝对是一个年轻而又强大的对手,也是赵林峰的最强之敌!”

“其次,就是烈阳老祖的亲传弟子裴凌了,裴凌那家伙刚好踩在天人武台的年龄限制上面,应该对赵林峰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苏晨萧捏了捏下巴,一边分析一边说道。

他口中的那个大宗门,一般每次只会招收一个天骄,但是如果真的有特别厉害的天骄,多招一两个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洛璃有许多只神兽在身,上次赵林峰送给她的那几只神兽,经过一番培养和成长之后已经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了。

外加洛璃本身的战力就很高,以及御兽师职业的稀缺性。

即便洛璃的战力不一定排的上前三甚至前五,但她加入那个打宗门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不过,这也只是可能而已。

苏晨萧对此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而且你别忘了,古兽神宗那边还有你的一个强敌呢!”

最后,苏晨萧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师尊是说,古兽神宗的神女?”

“如果是她的话,弟子不是很担心。”

洛璃笑道。

她跟凌清离的关系亲如姐妹,就算在武台上遇到了,谁输谁赢都没关系。

“是么,这样就好。”

苏晨萧点点头。

其实他误解了洛璃的话,以为洛璃的意思是有信心打赢凌清离。

跟御兽宫相比,烈阳天宫这边的氛围就严肃凝重许多了。

烈阳天宫,宫主大殿。

在李忱被杀掉之后,烈阳天宫的一众长老纷纷低着头。

他们感受着主座上烈阳老祖的阴沉气势,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次,他们烈阳天宫算是丢尽了脸面。

首先李忱以一宗首席长老的身份对赵林峰下杀手,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触犯底线了。

关键赵林峰还是正派宗门的顶级天骄,未来绝对是对抗异族的中坚力量。

要是赵林峰出了事,他们烈阳天宫必然会被口诛笔伐!

这个李忱,动手也不知道做干净点,竟然让别人认出来了。

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李忱还被反杀了!

一个首席长老,竟然被九玄凌天宫的一个弟子给杀了。

这算什么事?

这是不是在说,整个烈阳天宫在九玄凌天宫面前,狗屁都不是?

丢人都丢到整个东玄域去了!

可以说这次事件,烈阳天宫把面子里子都丢了个遍,孙烈阳身为老祖,没被气死就算心理承受能力强了!

“赵林峰,本宗主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连我们宗门首席长老都敢杀,真是好大的狗胆!”

孙烈阳一巴掌狠狠拍在座椅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一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在他身上笼罩,让下面的那些个长老们更加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