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秦宿一怔。

究竟是不开心还是不放心?

秦宿感觉江曲风是口误了。

诸葛天奇也是这么觉得,神情当即感动地看着江曲风。

义父对他实在太好了。

他这一生一世,都必将永远追随于义父左右。

诸葛天奇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坚毅,语气坚定,“义父,天奇不怕危险。”

“多好的孩子啊。”楚尘朝着诸葛天奇竖起了拇指,“天奇,这段时间跟在义父身边,可要好好向义父学习本领,这样才不会辜负义父对你的期望,明白吗?”

江曲风嘴角轻抽,诸葛天奇留在身边的话,他感觉自己随时随地会被诸葛天奇气死。

诸葛天奇乖巧点头,“娘也说了,一定要听义父的话,要把义父当亲爹一样。”

啊这……

江曲风不禁再多看了诸葛天奇一眼。

江曲风没法接了。

也没法在这个时候将诸葛天奇送回去。

罢了罢了,就当是带了个拖油瓶吧。

江曲风接受了诸葛天奇的到来。

客栈内,热闹非凡。

老黄一个人忙活不过来,找了几个下手,给楚王以及起部下安排了几桌好菜。

楚尘给秦宿倒了一杯酒。

喝了几杯后,才聊起了当前的大事。

“桃花军团进军中州境,这是谁的决定?”楚尘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们进入极寒之地的这短短一年间,感觉中州境变了个样。“这是我和昆仑部落各大统领共同商议过的结果。”秦宿开口说道,“北州境范围内,狂神盟的势力已经被肃清,整个北州境,只剩下一个信仰,便是楚王。而在

这个时候,中州境传来消息,中州境出现了变局,我们感觉是个机会,商议过后,就率军出发了。”

楚尘看着秦宿。

这一率,可真够草率的。

也幸好是狂神山在极寒之地吃了大亏,若不然,狂神山的九劫云豹车架离开极寒之地之后,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桃花军团。桃花军团搭配着三大妖兽部落大军,看起来确实是声势浩荡,气势如虹,但是,要是真的面对极寒之地的那支狂神山队伍,甚至不用两大虚神境的出手,就能够

轻而易举地覆灭桃花军团。

秦宿看出楚尘眼中的担忧,当即帅气一笑,“哥,你放心,我心中有数。”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桃花军团自北州境出发,白露城已经是你们攻掠的第八座城池了吧。”楚尘沉吟了会,开口说道,“接下来,就先留在白露城吧,短时间内不能继续扩张出去,

以白露城为中心,努力发展建设这八座城池,将这八座城池打造成铁桶一块,务必做到万一将来有什么变局,这八座城能够成为桃花军团最强的后盾。”

秦宿缓缓点头,“听大哥的。”“楚尘考虑得确实周到。”玉珍公主也立即开口说道,“只要我们将这八座城联动打通,相互之间彼此呼应,前可继续出击,攻城拔寨,后方,北州境的援军可以

绵延不绝地输送过来,这样一来,白露八城,将会越来越强大。”

“好一个白露八城。”江曲风竖起了拇指,“公主说得非常好,对于阿尘的心思,也理解得非常通透。”

楚尘眼神深深地盯向了江曲风。

他总感觉风哥的话里有话。

这也可以牵扯到公主懂他心思?

江曲风的神情认真,给人一种非常纯粹,不掺杂任何其余心思的感觉。

就算有人曲解,那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江曲风内心暗暗叹息。

再次感到可惜,柳十万不在。

没有小柳剑仙跟他配合,江曲风有种一个人难以支撑的感觉。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非常适时地响起来。

“对,义父说得对。”诸葛天奇认真附和。

好小子,居然还开了窍?

江曲风眼神充满着慈爱地看着诸葛天奇。

紧接着,诸葛天奇开口说道,“我相信义父一定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以及对于白露八城的规划。”

诸葛天奇的眼神充满着期待地看着江曲风。

眼神也流露出精明的光芒。

他懂义父。

义父平日里爱低调,可有的时候,还是喜欢人前显圣。

现在,恰恰就到了义父高谈阔论的高光时刻。

江曲风的神情凝固住了。

苍天。

谁派他来的?

感觉到一道道目光看过来。

江曲风有种一下子语言组织能力缺失的感觉。

他能有什么规划?

神特么的独到的见解。

楚尘微笑,“风哥,说说看。”

江曲风脑子高速运转,最后,憋出了一句话,“八座城有点少,要不多打一座城吧?”

白露城的南边,红季城。

江曲风的话语一落,正在上菜的老黄身躯不由得一震。

红季城。

剑客陈寻派遣百骑前往红季城求救,其中九十九骑,被斩杀于红季城下。

在楚王已经决定桃花兵团不再对外扩张的时候,御雷使者却斗胆提议,再下一城。

或许,是不想让那忠肝义胆的九十九骑死不瞑目吧。

黄双骏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他代表那惨死的九十九骑,朝着江曲风深深地鞠了躬。

楚尘看了一眼黄双骏,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红季城,现在是什么情况?”楚尘问。江曲风憋出这么一句话后,有种任督二脉瞬间打通的感觉,当即是继续说道,“桃花军团几乎是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八座城池,很大部分原因,除了前面的两座城池

外,后面那几座城,都是不战而逃,包括白露城的府兵在内,各大城池的府兵,都聚集到了红季城。”“这应该是狂神山的决策,他们不可能一直收缩,他们在北边的第一道防线,就是红季城。”江曲风的眼神光彩飞扬,“我们拿下红季城,一方面,小试牛刀,摧

毁狂神山的防御,另一方面,我感觉,白露九城,比白露八城好听。”

诸葛天奇鼓掌,“义父说的好。”

江曲风狠狠地瞪了诸葛天奇一眼。

就是这混账东西的多事,让逼得他赶鸭子上架。

不过,江曲风这番话,众人仔细斟酌过后,倒是觉得可行。“既然狂神山拿红季城当作第一道屏障,我们便摧毁他们这道屏障。”柳如雁说道,“这是在告诉狂神山,我们不是没有能力摧毁他们的防线,而是,我们想不想

摧毁他们的防线。”

宋颜的眼睛一亮,“这样一来,他们在建造下一道防御屏障的时候,麾下人马必然也是内心仓惶仓惶,我们不用出兵,都能够动摇他们的军心。”

“真不愧是曲风大帝,如此战术,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诸葛天奇决定狠狠地拍义父的马屁。

怎料刚开口,江曲风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闭嘴。”

他担心诸葛天奇会不会再突发奇想,再次将他赶鸭子上架。

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义子啊。

江曲风灵机一动,“天奇,你加入进攻红季城的先锋军团吧,冲锋陷阵,建功立业,才是男子汉应当做的事情!”

希望残酷的战争能让这小子闭嘴。

江曲风倒不至于让诸葛天奇去送死,但是,在战场上厮杀,冲在最前,即便江曲风会安排人去照看,诸葛天奇免不了要吃苦头。

诸葛天奇可没想那么多。

他不能辜负义父对他的期望。

“好!”诸葛天奇用力地点头。

这时,玉珍公主站了起来,“我和我的天龙营,申请出战。”

天龙营的前身是天龙军团,北境帝王的亲卫军。

自从周迪将龙符交给玉珍公主之后,玉珍公主就成了天龙军团的首领。

桃花军团成立,玉珍公主以及天龙军团,并入了桃花军团。

天龙营,自然也成了桃花军团中的一张王牌。

玉珍公主想要好好表现表现。

秦宿的目光看向了楚尘。

似乎在说,哥,你的事,你来决定。“战争不是儿戏。”楚尘说道,“秦宿,你是桃花军团的统帅,关于战场上的一切大小事宜,你来统筹安排,就不用听我的命令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三天之

内,拿下红季城,有没有问题?”

秦宿振声回答,“没问题!”

江曲风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憋出再下一城这番话。

红季城的狂神盟守军更是万万没想到,他们接下来面临的这场灾难,源自于一个少年,诸葛天奇。

秦宿答应楚尘,三天之内,拿下红季城。

可他等不到三天了。在这一顿饭结束之后,秦宿便开始调兵遣将,趁着夜色朦胧,朝着红季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