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楚最近有点烦。

她那天喝多了,一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弟弟给睡了。

睡了也就睡了,反正前男友都已经是前男友了。而且聂楚貌美胸大皮肤白,但凡对方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都不吃亏。

可关键是许家跟聂家二十年前就是对门邻居。

许麟那小子十三岁之前,整天就跟在他哥许茂之后面,开口闭口都叫她聂楚一声“姐”。

虽说这男孩子长大之后就有了自己的小圈子与骄傲,就不喜欢当跟屁虫了,也不怎么愿意叫她了。

可她心里到底有点介意。

聂楚事后没好意思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因为她记得一些零散模糊的片段,那天晚上走错包厢,接着酒意主动投怀送抱的人,可是她自己……

“楚姐,楚姐?”

一旁的邱露滑下了按钮,拍了拍聂楚的肩膀。聂楚才在配音室里回过神来。

“楚姐,轮到你了。”

聂楚扶额一愣,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没睡好。”

她将台词迅速地过了一遍,重新调整了下话筒位置,掐了掐嗓子,调整出最佳声线,然后凝视着屏幕里的画面,开始投入角色情绪。

聂楚是国内小有名气的配音演员。娇气到萝莉萌妹,霸气如御姐,粗犷似原始猿人,就没有她hold不住的音色,在专业技巧与完成度上,她都算得上是业内佼佼。

在近两年大热的影视剧与动漫作品中,基本上都能听到聂楚的声音。不过是男是女、是人是鬼,就不一定了。

就在去年年初,她跟青梅竹马许茂之结束了长达八年的爱情长跑。情场失意的时候,聂楚正好成立了自己的配音工作室,她每天忙着与一群配音界的新秀承接配音工作,忙碌的工作陪她渡过了那段平淡却格外漫长的失恋期。

聂楚这时准备就绪,跟控制室里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表情顿时与剧中的人物无缝衔接,对着话筒开始配音。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比我大十岁,二十岁,甚至三十岁,我只知道我的心里有你!难道,那天晚上你我之间发生的事全都不作数了吗!难道喝醉了酒就可以随便糟践人家的清白了吗……”

“咳咳咳——”

聂楚突然中止了配音,突然咳嗽不止,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本来看台词的时候她并没有怎么觉得,直到亲自把这句话念出来,就是如鲠在喉。

“楚姐,你怎么了?”

“没事,情绪过猛,破音而已。”

聂楚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水,接下三个小时,她都是用她的专业素养强撑着,才配完了这个角色。

“以后不要给工作室接台词这么脑残的剧。”

聂楚虽然名义上是工作室的老板,但是很多合作项目都是底下的小伙伴一起商量决定的,工作室的氛围一向比较平等自由。

邱露说:“脑残吗?我觉得还好其实。”

一旁整理资料的周周也应和:“我也觉得这部剧挺好看的。像这种喝醉了酒就把人家睡了的大猪蹄子,正是当下流行的人设。”

聂楚:“……”

她结束了一天配音的工作,踩着细高跟走进了电梯间,娇美的脸蛋终于在没人的地方露出了一丝疲态。

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她也被困扰了近一个星期。

许麟没有来找过她,所以两人隐形之中还维持着“只是小时候一起玩过、但是长大之后就渐渐生疏了”的关系。

想想她也很久没见过许麟本人了,电视上倒是经常见。

许麟在两年前跟几个男孩子一起组团出道了,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偶像艺人。

但再不熟,电话号码总归是有的。

聂楚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再这样拖下去也不行。

而且爸妈年纪大了,他们那辈的邻里关系也很重要,聂楚妈妈跟许家妈妈年轻时就是要好的闺蜜,去年因为她跟许茂之分手的事,两位妈妈就曾经闹过不愉快,现在又……

总之还是得把话说清楚,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必要的误会,省得以后回家碰见的时候尴尬。

于是聂楚在通讯录里翻到了许麟的号码,一鼓作气给他发了条短信:【有时间吗?出来吃个饭吧,我有事想跟你说。】

两分钟后,许麟就回复了:【我在学校上课呢,这门课的教授比较严不好翘。要不你先过来,下了课我请你吃好吃的?】

哦,聂楚差点都忘了。这小子今年才二十,还在上大学……

她的良心更不安了。

-

一个小时后,聂楚自己开车来到了戏剧学院。

这里也是她曾经的母校,不过她已经从表演系毕业快四个年头了。

她问到了许麟上课所在的教学楼,掐点来到了那幢楼下,坐在石凳上等他下课。

很快,五点一到,学生们都蜂拥着从教学楼里出来。

十分钟过去了,聂楚望着那出口的地方,觉得教学楼里学生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却一直没看到许麟这人。

她正想拿出手机问问他在哪,就听到背后有人吹了声哨,唤了她一声。

“嗨,小楚。”

聂楚匆忙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许麟穿着一套白色阿迪运动装,斜背着书包,aj球鞋下踩着银色的滑板,正向着她疾速滑行。他的脖子上挂着泛着金属光泽的红色头戴式耳机,连此刻昏黄的夕阳洒在他的身上,都变得朝气蓬勃了起来。

滑板靠近聂楚时,他还顺手将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扣在了她被风吹乱的长发上。

这个打招呼的方式,与以往每一次都不同。

小时候的许麟会跟在她后面,奶声奶气地叫她“楚姐姐”。

后来上初中,许麟对她的称呼就简化成了“姐”。

前两年在家门口碰见许麟的时候,他都没叫她,敷衍笑了下就算完事了。

聂楚能干又大气,身边同事比她年纪大几岁的,都愿意叫她一声“楚姐”。

“小楚”这个称呼是她爸妈才会叫的,连许茂之都从来没叫过。

许麟这次竟然直接跨过了几个级别,一开口就叫她“小楚”……

看到许麟对自己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聂楚更加确定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不是梦……

聂楚沉了一口气,摘下了那顶鸭舌帽还给他,将头发随意地别到了耳后,起身淡淡地说:“走吧,我开了车。”

许麟冲她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现在是下课高峰期,你在学校里不方便开车的。”

聂楚望向了周围的人流,“那你的滑板能载两个人吗?”

她真的无意撩他。

可这话钻进许麟耳朵里,味道就不一样了。

“小楚,要不我抱着你,试试?”

许麟还伸出了双手,摆出了准备托举她的姿势。

聂楚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脸却红了。

“别叫我小楚。”

“那……楚儿?”许麟挑眉,十分认真地征求她的意见。

聂楚:“……你愿意的话,还是叫我姐吧。”

许麟咧嘴一笑,像是故意挑逗她:“楚儿,我不愿意。”

“你……”

最后聂楚选择挎着包在校园里走着。

正值深秋,金黄的落叶铺满了校园。许麟踩着滑着滑板,陪在她的身边放慢速度地绕来绕去,还有意无意地在旁边的花坛楼梯里上蹿下跳。

他本来就是明星,在大学街头这么招摇炫技,难免不引来不少女生的尖叫与注目。

聂楚实在是不习惯被这么多人注意到,便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的书包,问:“你每天都这么开心么?”

许麟一顿,就从滑板上乖乖地跳了下来,笑道:“不,是今天特别开心。”

聂楚将红唇抿成了一条线,觉得有些话她再不说的话,实在是憋不住了。

“许麟,你这个礼拜都在哪?”

“我?”

许麟做了个无辜兮兮的表情,说:“上礼拜我去了纽约参加了几场音乐节,这不时差还没倒回来,就被教授叫回来补课堂作业了。”

聂楚抿抿嘴,持怀疑态度:他现在看起来可不像是个还在倒时差的人。

不过勉强是为他消失了一个礼拜做了个差强人意的解释。

聂楚发现身高有170cm的自己在平视许麟的时候,也只能望到他的鼻尖。

于是她又将视线往上移了一寸,却只限于他的眼下,顿了顿说:“许麟,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想跟你说那天晚上的事。那天晚上,我只是……”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许麟明朗地笑了笑,接过了她的话。

聂楚听到他这样说,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也是,许麟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现在又当了万众瞩目的偶像,这种对他来说百害无一利的事,她不用戳破,他应该就能明白该怎么处理。

是她想太多了。

可哪知许麟下一秒,突然弯腰把脑袋凑了过来,唇几乎是贴到了聂楚的脸颊,笑着说:“下次,换我在你上面。”

等到聂楚后知后觉,等到反应过来他这声“不介意”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后,气得心跳都要骤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