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儿,那天晚上你还对我说——”

许麟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突然害羞了一下,又在她跟前故意买了个关子:“你知道你自己说了什么吗?”

聂楚是真的记不清了。

那天晚上她喝了足足有一斤多的白朗姆酒,以至于自己到底是如何在包厢里一步步勾引的许麟、跟他说了什么、包括具体的姿势体位……

事后什么都想不起来。

唯一记得的画面,就是她曾经主动搂过男人漂亮的脖子,所以她断定当晚是自己先投怀送抱。

她理亏。

可看许麟此时得意盎然的表情,他好像倒是对那天晚上的事情还记得一清二楚。

聂楚的指甲用力地掐进了手心,微微别过头,冷冷地呼出一口气说:“记不得,也不想记得。你最好也给忘了。”

“那你脸红什么?”

许麟猝不防将声音压得很低,一股热气钻进了聂楚的耳朵里。

聂楚瞪大了眼睛,忙用手心去摸了摸脸。

真是烫的……

许麟这时也将他的手伸了过来,修长白皙的掌一下子就覆住了聂楚另半张红扑扑的脸蛋,温柔笑道:“正好我手冰凉,来,我给你降降温。”

聂楚并没有觉得他这个举动有任何降温的功效,还有点适得其反。

更烫了……

她不客气地去打开了许麟的手,蹙着清丽的眉头,有些恼羞成怒:“许麟,你别闹了!”

许麟只好笑着将那只手收回,挠了挠头,又看着聂楚低头往前加快了脚步,也忙踩上滑板跟了上去。

“喂,楚儿,你等等我——”

-

聂楚暂时还没法跟这样的许麟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吃饭,更别说以一个姐姐的身份来规劝他什么。

她后来负气直接去了学校的停车场,上了车,重重地关上车门,就把许麟丢在了原地。

将车驶出停车场的时候,她看到后视镜里那个“被抛弃”的许麟,毫无愠色,反而还朝着车屁股笑着冲她挥手。

她的头不觉更疼了……

这孩子长这么大,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这个时间点正好是晚高峰,路上有点堵车。

聂楚多花费了半个小时才回到家里,刚回到自己房间歇下,就看到许麟发来了微信。

【楚儿,安全到家了吗?听说四环那一带都堵车了,你有没有被困在路上?要不要我让人来接你?】

聂楚的手机从手上滑了一下。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微信好友列表里什么时候还有许麟这号人物!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应该是前年许麟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大学那个暑假,许妈妈专门包了场五星级酒店的酒席,请亲朋好友庆祝。

聂楚妈妈是徐妈妈的闺蜜,自然少不了他们聂家人出席。

何况那时候她还跟许茂之在一起,聂楚是以“准儿媳”与“干女儿”的双重身份,理所应当地跟许家人坐在了同一桌。

当时很流行微信摇一摇加好友,许妈妈刚学会用智能机,于是吃完饭之后,就兴奋地号召一桌人同时摇一摇,加个微信好友。

聂楚一摇,就摇到了同频率的许麟。

所以微信好友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加上的……

但是加上之后两人从来没有聊过天,聂楚也没看到他发过什么朋友态,久而久之她就忘了这回事。

聂楚捋清这层关系之后,肩膀一松,拾起手机回复道:【不用,我已经到家了。】

许麟:【那太好了,我也刚到家!】

半分钟后。

许麟:【哈哈,楚儿你往窗外看。】

聂楚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窗外,然后吓得手机又一次掉了下去,这次没那么幸运,手机直接砸到了自己的脚趾头。

她不由得疼得皱眉“嘶”了一声。

许麟此时正穿着拖鞋,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冲她打招呼。

看到她的脚被手机砸了,有些歉疚,忙关心道:“楚儿,你没事吧?”

许家和聂家虽然是邻居,但是房子结构却完全不同。

聂楚家就是普通三层的小排屋,占地面积总共也就八十坪,一家三口住倒是也挺宽敞的。

至于隔壁的许家——早年就是做房地产发家的,这半条街连着对面那大公园,都是他们家的。

正因为地方比较宽裕,所以房子的结构也比较别致。就算许家这房子已经造了有二十年,但是现今看来,还是不失为大气格调。

巧的是,许麟房间的阳台与聂楚房间的窗户只隔了不到五米。

以前高中那会儿,许茂之大晚上的就会偷偷跑到许麟房间来,跟窗户里的聂楚一起看星星聊天。

许麟也常常会搬着一条凳子,摆着一副苦瓜脸在阳台上写作业当电灯泡,美其名曰“月光下才有解题的思路”。

只不过那个时候聂楚的眼里心里全是许茂之,极少会注意到这个小屁孩的存在,差点都忘了自己对面那间房其实是许麟的卧室。

她也听许妈妈说起过,许麟自从出道之后,工作比较忙,一直都是住在离经纪公司和学校比较近的复式公寓。

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聂楚偏偏就如此倒霉,撞上他今天回家了。

聂楚黑线,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窗户边。

她二话没说,“刷”的一下就把窗户关上,拉上窗帘,都缝都不给他留一道。

“楚儿~”

“楚儿你还疼不疼?”

“楚儿,对不起啊……”

听到窗户外还是情绪传来许麟的声音,聂楚真的想撞墙。

她爸她妈就在楼下,许家父母还有许家的那几个阿姨估计都在家中。他在阳台上这么一喊,估计两家人都得知道她的新小名。

聂楚无奈,只好又把窗户重新拉了出来,“你给我闭嘴……”

许麟见她重新打开了窗户,马上就闭上了嘴,又冲她嘿嘿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许麟托腮闲聊道:“你吃过晚饭了吗?”

聂楚冷静了会儿,说:“没有。”

“我妈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你爱吃的龙虾,你来吃么?”

“不。”

“好像还有松鼠桂鱼,我记得你也爱吃。”

“我们家烧了晚饭。”

许麟撇撇嘴,眼神中有些委屈:“你下午约我的时候,明明说是要跟我一起吃饭的。”

“下午是下午,现在天都黑了。”聂楚没耐心地敷衍了一句。

这时正好听到爸爸在楼下叫自己,应该是自家开饭了。

她忙关上窗户,没再理许麟,巴不得赶紧走了下去。

楼梯口里都飘着饭菜的香味。聂楚忙碌了一天,早就饿了。

她望着一桌色泽诱人的菜肴,拿起筷子就想先尝一口,就被爸爸聂成康给打住了。

“小楚,你别动这几道菜先,过来帮爸搭把手,把这砂锅仔排端到隔壁去。”

聂楚:“?”

刚从厨房忙完的沈惠摘下了围裙,跟聂楚解释道:“小楚啊,今天是你于阿姨五十一岁的农历生日,反正是小生日,我就跟你于阿姨早上约定了,两家都烧几道拿手菜,凑一桌到她家去吃饭,给她热闹热闹就完了。正好今天他们家的小儿子也回来,大家聚一聚。”

于阿姨——于玉欣,正是许家妈妈。

聂楚的眼角隐隐地抽了抽,叹息道:“妈,你终于跟于阿姨和好了?”

两位妈妈这三十年来最为坚持的心愿,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亲家。

聂楚和许茂之两人能在高中的时候就早恋上,不说全部,有一半的功劳都是这两位妈妈齐心协力所赐。

妈妈们当时见这一对散了,心里着急,又巴巴地为自家孩子说话,就闹得有些不愉快。

说来也可笑,后来这两个五十多岁的人了,菜市场都不肯一起逛了。

连跳个广场舞都要绕远去别家小区的广场上跳,怕碰见尴尬,结果两位妈妈默契十足,好几次都还是在十公里外的广场舞队伍中碰见了。

沈惠叹了一口气,说:“早和好了。我们后来说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就不掺和了。你们啊,爱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成不了亲家,至少还是邻居嘛。总不能因为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爱来爱去的,就把我跟你于阿姨三十多年的姐妹情分给搅和了吧。”

聂楚:“???”

“妈,我今天能不去吗?改天……要不就明天好了,我买份生日礼物,再过去给于阿姨赔罪。”

沈惠一副看透聂楚心思的模样,笑着道:“你放心,许茂之那臭小子没回来呢,你不用觉得尴尬。就因为许茂之甩了你,你于阿姨现在都不想认这个儿子,他哪还敢回来。”

聂楚百口莫辩:“妈,我不是因为这个……”

“那还能因为什么?别愣着了,赶紧的跟你爸一起把菜端到许家去呀。”

聂楚:“我……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