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许麟照顾的小楚呀。”

沈惠与聂成康的脸上都有些震惊,望向了聂楚。

聂楚忙挤出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微笑表示确有其事,一低头咳嗽了两声,莫名心虚地很。

二老转念想想也没什么,毕竟两家人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一直都是扶持着过来的。

许麟和聂楚就差没有血缘关系,可也不比亲姐弟的关系要远。

就是“一宿”这词……听起来总是有些奇怪。

聂成康先欣慰地说:“没想到许麟这孩子真是长大了,还会反过来照顾姐姐了,以前真是没看出来。”

聂成康以前是教书的,说话一向有水平,这一句“照顾姐姐”,及时就将这件事归结为姐弟情深、邻里和睦上的风向上了。

沈惠也笑了笑,忙顺着丈夫的意思说:“对啊对啊,那这次可多亏许麟了,不然聂楚一工作起来就没数,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在这件事上,于玉欣也跟聂爸聂妈是一个态度,她从没有把两人的关系往男女关系想过,眼下也只是担心聂楚的身体、欣慰许麟的懂事。

聂楚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家长们的态度越是这样,她有的时候就越是惶恐不安。

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跟许麟那个过了……可能离聂家和许家第二次冷战的日子也不远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于玉欣才依依不舍地拉着聂楚的手:“小楚,那你今天早点休息,阿姨就不在这打扰你了,等明天再来看你。”

聂楚点点头,见于阿姨走了,突然又想到了白天发生的事。

她心里有些不安,于是这时又从客厅里快步走到了隔壁的许家花园,追上了于玉欣。

“阿姨,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

于玉欣见聂楚追了上来,先是一愣,忙娇笑说:“那有什么事进去慢慢说吧,你还跟阿姨客气呢。”

聂楚点点头,就随着她进了许家。

于玉欣特意给她泡了一杯上好的茶,那是她前两年专门去一座有名的茶山上求来的媳妇茶。

这媳妇茶还跟一般的媳妇茶不太一样。

不仅价钱比金子还高,茶香清冽,是茶中的上上品,关键这茶是于玉欣怀着满心虔诚到那茶山上姻缘庙祝祷开过光的:祈求喝了这媳妇茶的人,就得做她家的儿媳妇。

就连许爸爸有的时候想喝一杯,于玉欣都不让。

就等每次聂楚来自家做客的时候,她亲自一杯杯地泡给她喝。

“来,喝茶。”

“谢谢阿姨。”

“小楚,到底是什么事呀?看你这一脸严肃神秘的样子,怎么刚才你爸妈在的时候没说呢——”

聂楚淡淡一笑,鼻尖倒吸了一口气,默默地把要说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才说:“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于阿姨,我知道,你到现在是还希望我能跟许茂之和好的。但你也知道感情这种事也是不能勉强,以前是他没有这个心思,至于现在是我也没有这个心思了。所以,我也不想让你再为我跟许茂之的事情操心。”

于玉欣的笑脸顿时有些凝滞,等反应过来聂楚这话里的意思,又莫名着急起来,抓着聂楚的手说:“是不是阿姨手伸得太长,让你觉得哪里不方便了?”

于玉欣背地里为了撮合两人复合而为难许茂之,也只是在背地里。

面子上从来都是跟聂家的人说“好聚好散”,就是为了不给聂楚任何压力。

聂楚知道她的为难,摇摇头说:“阿姨,你千万别这么想,我是怕您费了这么多心力到头来又……再说许茂之他一个人创业也挺不容易的,你这样为了我打压自己儿子的事业,我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于玉欣眼眶已经红了,又自责又是心疼聂楚,更多的还是气许茂之。

“都这时候了,你还替那臭小子着想,有你这么好的媳妇不要,活该他多吃点苦!”

聂楚捋了捋于玉欣的后背,让她先别动气。

于玉欣拉扯着聂楚的手心,突然想到心想聂楚以前提起许茂之的时候还是含糊其辞的,怎么今天就这么决绝地跟自己说这些话,于是吸了吸鼻子,又板着哭丧地脸,严肃地问:“小楚啊,你实话告诉阿姨,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我……”

“阿姨知道,这样耗着你是阿姨的私心,是不对的。到底是我这儿子不知好歹配不上你,但你也实话告诉阿姨。阿姨就难受这一下子,就过去了,唉……”

聂楚蹙了蹙眉,她望着于玉欣,心里也不好受,伸手去抱了抱她。

可长痛不如短痛,她跟许茂之分开已经一年多了,不应该再让这件事继续发酵。

于是,她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我是有别的喜欢的人了,您就别再为我操心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您的干女儿,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

晚上九点。

粉丝见面会圆满结束,许麟捧着一堆礼物回到了自己宿舍房间。

这会儿刚洗完澡,于玉欣女士就打来了几通视频电话。

许麟跳到床上,一接通视频,就看到他妈坐在床头哭哭啼啼地成了个泪人,披头散发一脸憔悴,还在镜头前不停地抹眼泪。

许麟凑到手机前仔细看了看,“哟,怎么哭了啊?看这眼睛都肿了,鱼尾纹都出来啊。”

于玉欣听到这话就朝手机里含泪瞪了一眼,骂道:“我这辈子辛辛苦苦生养了两个儿子,没一个贴心的!看到你妈这样还冷嘲热讽!我想找个人诉诉苦都不行……”

于玉欣平时的倾诉欲望极强,且表达形式格外夸张。

不过有什么大小事都是找隔壁沈阿姨,或者聂楚吐苦水,基本上轮不到许麟来安慰她。

许麟也不太会安慰,也不知道他妈今天是受了什么不能说的委屈,居然来想到来找他这个小儿子吐槽。

他只好挠挠头,耐下心来问:“妈,你是跟我爸吵架了?还是跟沈阿姨吵架了?除了他们两个,谁敢给你于玉欣女士气受?”

“是小楚……”

这话一说出来,于玉欣柔弱的眼泪又簌簌地掉了下来。

“她?……怎么了?”

许麟不由得紧张了一些。

不过于玉欣忙着顾影自怜,完全没留意到他语气中的异样,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小楚她今天跟我说,让我别再管她和你哥的事,说是白费力气……你也知道你妈我什么都有,这辈子就剩下这么点念想,就想着让小楚有一天能光明正大住在咱们家……就算是干女儿,那也要看着她嫁给别人的呀,总归以后看见她的次数就少了……万一她再嫁到外省去,那我不是白白就把这干女儿丢了……”

许麟“噗”的一声笑了,真的是没忍住,才不小心打断了于玉欣的哭诉。

“你还笑?你这小兔崽子还笑?!”

许麟忙沉下脸来配合她的悲痛情绪:“抱歉抱歉,妈,您继续说。”

于玉欣瞪了他几眼,才缓过劲,继续委屈地哭道:“小楚这么一提,我当然得给她面子不是?我把跟你哥竞争关系的几家游戏公司的投资能撤的都让人撤了,也不让人再去为难你哥屁股后头的那只小狐狸精……可是你知道小楚还跟我说了什么,这才是最让我心灰意冷的……”

许麟挑眉:“什么话?”

“小楚说……说她有别的中意的人了!唉,你哥是彻底没戏了,我和你沈阿姨这大半辈子的约定,算是要落空了……”

“她,真的跟你这么说?”

“可不是……”

许麟眼角掠过一抹极浅的笑意。

女人的情绪一旦打开匣子,就如同泄洪,滔滔不绝。

屏幕里的于玉欣女士此时声泪俱下,着实悲痛。

许麟回过神来,才去开导说:“妈,其实你没必要灰心。咳,你如果真这么想把聂楚留在身边,你也不想想,你好歹生了两个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