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率不足80%, 订阅前面未订章节就可以马上阅读本章了哦~没过多久, 许麟就被助理给接走了。

聂楚一个人待在配音室里,微微扶着额头,还是没能完全缓过来。

这时她看到邱露走了进来, 才稍稍打起了一些精神, 对她笑了笑。

“楚姐……刚刚你和许麟……你们在?”邱露的表情有点复杂,八卦中透着一股震惊与严肃。

“我们?”聂楚蹙眉,想到刚才那一幕,脸不觉发又烫了起来。

“我看你们好像亲……了……”

聂楚顿了一下,心虚地敷衍了一句“小孩子胡闹”,桌下的指尖却却不由得用力得掐进了手心里,默默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邱露怔了一下,心里怀疑真的只是胡闹么?

聂楚比许麟大几岁, 又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姐姐, 像许麟这样招人喜欢活泼开朗的男孩子,亲一下脸颊确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可是看他们两那时的反应,好像不只是胡闹……

邱露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说:“楚姐,我觉得你都跟许茂之分开已经一年了,你的条件这么好,也应该找一个更好的男人。我也不是觉得许麟不好,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活力的男孩子谁看了都会喜欢。可就是觉得他年纪太小, 又是许茂之的弟弟, 到底是不太适合你——”

“我跟许麟……当然不可能, 你瞎操心什么呢?”

聂楚无奈地打断了邱露的话,有些头疼地叹了一口气。

她喝了一口热水起身,扯了扯嗓子,就往外走,一边说:“露露,等一下许麟的助理应该就会把一些台词的资料发过来,你到时先帮我打印整理一下,等我回来再看。还有,以后记得接单子的时候,可别再先收钱再报备了。”

邱露说:“对方好像是知道咱们工作室的账户,直接把三十万块钱一次性打进来的,我也没办法……”

聂楚听到这话顿住了脚步,犹豫了下,拍了拍邱露的肩膀。

“那楚姐,你现在是要出去吗?”

聂楚顿了顿,微微皱眉:“嗯,我嗓子有点不舒服,我去楼下买点药就回来。”

-

秋天本来就是个感冒多发的季节。

聂楚做的这一行说白了是靠喉咙吃饭的,确保嗓子在最佳状态,也是敬业的一部分。

可大概是这个星期她因为忧虑过度导致免疫力下降,又或者昨晚在许家吃了一些腥辣的菜,然后一吹了风,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聂楚就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发痒了。

还好离工作室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自助药店。

聂楚下楼走了几步,就来到了那家药店,在几排日常用药的货架上挑选了起来。

消炎药、感冒药、止咳……

聂楚挑选的都是一些固定常用的牌子。

这些药多数是药效比较猛烈,只要对症下药就能好得快,但是副作用也相对来说会比较大。

只要保证嗓子的发音没问题,不影响她正常工作,聂楚就不是特别在意对身体有什么其他的损耗。

选好了药,聂楚正准备提着篮子打算去收银处结账。

绕过一排货架,还没走到收银的地方,突然有人往她的购物篮里又放了一盒药。

聂楚低头一看——那是一盒聂楚常年必备的润嗓含片。

她差点都忘了拿这盒药了,办公室里给其他配音演员备着的库存也的确不多了。

聂楚下意识地想说声“谢谢”,就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这个,你忘拿了。”

聂楚的心跳定格了一秒,缓缓地抬起头,就看到了男人那张冷峻锋利的脸,正在药店过分明亮的灯光下投射出半面她看不清楚的光影。

但人的气息不会那么容易变,聂楚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许茂之……

她往后退了一步,手紧握着篮子,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起来。

自从他提出跟自己分手,搬出许家自己创业之后,聂楚已经足足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没想到会在这家药店里遇见他。

整整二十五年的青梅竹马,八年的恋人。

到头来就因为一句“腻了”,说分手就分手。

聂楚的心气一向高,他一年前跟自己提分手的时候,她没有放低身段挽留他,也没有苦苦追问他要分手到底是什么原因。

当时的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觉得这么多年的感情,许茂之不至于真做得那么绝,想通了总是会回来的。

可这么久过去了,许茂之并没有想通而回到聂楚的身边;倒是聂楚自己先想通了:单身其实也挺好的。

但是时隔这么久再见到许茂之,聂楚的内心也不可能做到毫无波澜。

一直以来,聂楚都搞不太清楚,许茂之跟自己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不过这一刻,她好像知道了一部分……

“茂之哥哥,这是谁呀?”

一个娇小的女人从许茂之的身后走了过来,亲密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个女人不仅身材小,脸小,连声音也是细细小小的,一头栗色时髦的小卷发,乍一看是娇小萝莉的长相,可身上却偏偏穿了一条紧身性感的包臀裙,将那对突兀不协调的大胸给强调了出来,于是身材比例看着有些诡异。

往下一看,她手里的药篮里也装了一些日常用药,其中几盒药还是生计保健用药……

聂楚将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努力想控制自己面部的表情。却还是任由一股酸意还是从胸口,沿着喉咙,最后汇入她的鼻尖,最后惹得她的眼眶一时间也有些酸胀,只能不停地眨眼睛来缓解这阵不适。

“她是我以前的邻居,一起上过学。”

许茂之淡淡地答道,没有看他怀里那个娇小的女人,眼神游离,最后汇聚落在了聂楚的身上。

那个女人打量了下眼前的聂楚,颇有些危机感地嘟起了娇滴滴的小嘴,半信半疑地对许茂之撒娇说:“是嘛?你的邻居也长得这么好看啊。哼,茂之哥哥,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以前喜欢过人家?”

许茂之眨了眨眼,看了聂楚一眼,对着怀里的人答:“没有。”

过了半秒,又对她补充了一句:“我只喜欢你。”

女人一下子就被哄得心满意足,又看了眼聂楚,趴到许茂之的耳边盈盈娇笑了两声,用平常的音量嗲嗲说:“茂之哥哥,我们再买几个tt吧,家里的已经不够用了。”

“好。都听你的。”许茂之俯身与她耳鬓厮磨。

聂楚望着眼前的场景,用尽她毕生所有的涵养与矜持,才挤出了一个生硬的对待熟人的礼貌微笑。

她都不知道许茂之还会哄女孩子这件事。

许茂之以前在感情这一方面,一直都不太主动,在女朋友面前也跟在其他人面前一样,冷冷淡淡的。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许茂之就是这种清冷的性子。

聂楚也不太会跟一些女生一样跟男朋友撒娇生气,两个人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也都是她自己消化排解。

除非只有被于阿姨严厉教训了一顿之后,许茂之才会过来一本正经地跟聂楚道个歉。

原来“宠”和“哄”这件事,也是要分人的……

许茂之,原来是喜欢那样的女孩子么?

那她聂楚的确不够格。

聂楚僵硬地将头往药架子方向扭了扭,背过紧绷的身体,匆匆地往前走了几步。

一离开许茂之的视线,她没来得及结账,随手将挑选好的药丢在一边,就急着朝药店出口跑了起来。

就在几分钟前,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将这繁华的街市一下子冲刷了个干净。

路上的行人落荒而逃,纷纷躲在路边的商店躲雨。

早上她还听到广播里的天气预报说,这周迎来了入秋后的第一波冷空气,所以全市主要会以阴雨天气为主。聂楚本来以为到附近药店买个药,花费不了多少时间的,于是就没有带伞。

她不安地驻足在了药店门口,也被这场雨的架势给拦住了脚了。

店里的药师走了过来,对她说:“这雨这么大,估计人一出去就得淋湿了。小姐,你先进来避避,等雨停了再走吧。”

聂楚回头对那药师礼貌一笑,隔着十米远,就又看到许茂之和那个女人正彼此搂着,从收银处走了出来。

她没有听劝,一时脑袋发热,只想赶紧离开,便毫不犹豫地踏进了如瀑的雨帘中……

……

“咦,茂之哥哥,那不是你刚才碰见的邻居吗?这雨这么大,你说她走得这么急是干什么呀?”

女人依偎在许茂之的身上,像只栖树干而居的考拉,腻歪得怎么也舍不得离开。

许茂之刚付完帐,望着雨中朦胧的女人身影,眼角染上了一份极浅的阴鸷,但很快又平淡地说:“不用管她。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

避了一个星期,居然还是在相亲结束后碰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