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率不足80%, 订阅前面未订章节就可以马上阅读本章了哦~许茂之的眉头顿时拧得很深, 默了三秒, 扯了扯眼角,正声说:“许麟, 玩笑别开过头了。”

“哥,我可没有开玩笑。”

许麟仍然是笑着的, 只不过语气中透着一股与他往日不同的坚毅。

许茂之视线冷了几分,嘴角轻笑,面子上仍把他的话当成是小孩子的玩笑, 并未在许麟的身上的停留多久, 反而又重新落在了聂楚的身上。

聂楚突然弯腰猛地咳嗽了起来,憋着涨红的脸, 像是吃了个闷亏,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麟又在一旁贴心地帮她捋背, “楚儿姐, 你没事吧?”

聂楚默默地瞪了他一眼。

漫长的电梯, 总算是到楼下了。

聂楚是第一个从电梯里冲出去的,她甩开许麟, 踩着一双高跟鞋就地往外走。

许麟也赶紧追了出去,“喂,楚儿姐, 你等等我——”

电梯里的许茂之始终站着没动, 双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中, 略微一紧, 太阳穴的青筋也跟着绷了起来。

眼看电梯门又要合上了。

“茂之哥哥,你不出去吗?等一下小姐妹还要找我逛街呢,还有,你真的不陪人家去吃那家川菜了嘛。你要是陪我,我就不找小姐妹了。”

任晓彤抓住许茂之的手,提醒他已经到了。

许茂之却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冷着一张黑脸独自走了出去。

“喂,茂之哥哥……”

……

聂楚在底下停车场风风火火地往前走着,许麟保持着一定的速度,跟在她的后面。

“楚儿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就别生气了。”

“楚儿姐,你说你下楼本来是为了送我的,你撇开我走那么快干什么?”

“你小心一点……”

许麟其实早已追上了她,只不过一直乖乖地跟在她后面,哄了她好久,才敢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试探着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聂楚一把往后甩开了他,回头见他可怜汪汪的模样,又觉得自己是要疯了。

突然聂楚的脚被高跟鞋崴了一下,许麟忙冲上去,在她整个人摔下去之前横抱起了她。

“嗳,不是让你小心一点了吗。”

聂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走个路都能崴了。

她望着许麟,用手去推了推他的胸口。

许麟无奈,只好慢慢地将她给放了下来。

于是她板着脸,先倚靠在了附近一辆车边,仔细想了想之后,开始摆起架子教育起他:“许麟,那你跟我解释清楚,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麟咧嘴一笑,“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

没什么可解释的,就是追你。

他就差没有把话说得更直白一些。我喜欢你。

“你……”

聂楚深深倒抽了好几口气,才勉强让自己的心绪不要那么乱,不过脸上的红晕直到现在都还未能褪去。

她又顿了顿,又说:“许麟,你忘了我们之前不是都已经约定好了吗,你能不能不要再胡闹了?”

“之前关于那一晚的约定,我一直都遵守着。而且你误会了,我从来都没有在你面前胡闹过。”

许麟清澈的桃花眼垂了下来,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让人不忍心再去苛责。

之前那晚的事,许麟的确没有再提过。

可是她也没有想到他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

毕竟许麟是比她小五岁的弟弟。光是这一层,她就一直迈不过去了,更别说想别的事。

聂楚扶额,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神,说:“那好吧,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没有说过;刚才的事,我也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许麟楚楚的眼中突然添了一份冷意,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了起来,鼻尖凑到了聂楚的面颊上,说:“你会这么在意,是因为这话被我哥听到了吗?”

聂楚望着他,喉间不觉有些泛酸,别过头叹了一口气:“不是,你别多想。算了许麟,时间不早了,你经纪人Maya姐应该快到了,你就——”

聂楚这话还没说完,便被封口了。

她的双手被他摁在了她背后靠着的车身上,唇齿已经将她剩下要说的话给一并吞咽了下去。

他是想要试着搂搂她,抱抱她的。

他更想要对她温柔的。

可是他怕她不愿意,又不知道该如何在亲吻中展示自己的温柔与爱意,只好用这种不算办法的办法,先控制住了她。

聂楚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他的呼吸是淡淡的香草味,是一个少年该有的香味。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自觉地发出几声呜咽,在他略有些稚嫩生疏与重复的吻技中,居然有些喘不过气。

这种陌生的感觉,竟是这么多年来,连她跟许茂之接吻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

最后连续响了三次的电话,才强行把这个不自然而绵长暧昧的吻给结束了。

许麟接起了Maya姐的电话,全程也还是在喘着气红着脸。

“许麟,车子已经停在外面了,你人怎么还没有出来,还有刚刚给你打了三个电话,你都接到哪里去了?!”

电话里的Maya姐有些着急,声音很大,听得一旁的聂楚在空白无措当中,终于有了一点出空白茫然之外的感觉——心虚。

许麟:“不好意思啊Maya姐,我刚才……是有点事,没听到手机响了,我现在已经在楼下了,马上就出来。最多五分钟。”

挂掉电话,许麟又望了眼正在发懵的聂楚面前,他现在也有些难为情,却猝不及防地在她唇上,最后留下了一个印记。

“我只想告诉你,我没有胡闹,那个……你的脚,还能走吗?要不要我先背你上去?”

聂楚始终低着头,声音忽然弱得跟蚊子一样,胸脯还在此起彼伏:“……我没事,能走,你赶紧去吧。”

“那,我先走了。对了,你的……口红花了,记得擦擦……”

聂楚稀里糊涂,捂着嘴唇,“哦,好……”

他扬着嘴角,飞速逃走了。

他害羞了。

聂楚也是。

聂楚顿了一下,心虚地敷衍了一句“小孩子胡闹”,桌下的指尖却却不由得用力得掐进了手心里,默默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邱露怔了一下,心里怀疑真的只是胡闹么?

聂楚比许麟大几岁,又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姐姐,像许麟这样招人喜欢活泼开朗的男孩子,亲一下脸颊确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可是看他们两那时的反应,好像不只是胡闹……

邱露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说:“楚姐,我觉得你都跟许茂之分开已经一年了,你的条件这么好,也应该找一个更好的男人。我也不是觉得许麟不好,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活力的男孩子谁看了都会喜欢。可就是觉得他年纪太小,又是许茂之的弟弟,到底是不太适合你——”

“我跟许麟……当然不可能,你瞎操心什么呢?”

聂楚无奈地打断了邱露的话,有些头疼地叹了一口气。

她喝了一口热水起身,扯了扯嗓子,就往外走,一边说:“露露,等一下许麟的助理应该就会把一些台词的资料发过来,你到时先帮我打印整理一下,等我回来再看。还有,以后记得接单子的时候,可别再先收钱再报备了。”

邱露说:“对方好像是知道咱们工作室的账户,直接把三十万块钱一次性打进来的,我也没办法……”

聂楚听到这话顿住了脚步,犹豫了下,拍了拍邱露的肩膀。

“那楚姐,你现在是要出去吗?”

聂楚顿了顿,微微皱眉:“嗯,我嗓子有点不舒服,我去楼下买点药就回来。”

-

秋天本来就是个感冒多发的季节。

聂楚做的这一行说白了是靠喉咙吃饭的,确保嗓子在最佳状态,也是敬业的一部分。

可大概是这个星期她因为忧虑过度导致免疫力下降,又或者昨晚在许家吃了一些腥辣的菜,然后一吹了风,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聂楚就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发痒了。

还好离工作室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自助药店。

聂楚下楼走了几步,就来到了那家药店,在几排日常用药的货架上挑选了起来。

消炎药、感冒药、止咳……

聂楚挑选的都是一些固定常用的牌子。

这些药多数是药效比较猛烈,只要对症下药就能好得快,但是副作用也相对来说会比较大。

只要保证嗓子的发音没问题,不影响她正常工作,聂楚就不是特别在意对身体有什么其他的损耗。

选好了药,聂楚正准备提着篮子打算去收银处结账。

绕过一排货架,还没走到收银的地方,突然有人往她的购物篮里又放了一盒药。

聂楚低头一看——那是一盒聂楚常年必备的润嗓含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