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率不足80%, 订阅前面未订章节就可以马上阅读本章了哦~他昨天照顾了自己一夜没睡, 早上跑了通告之后, 等一下还有高强度的工作。

知道艺人的身体都耐抗,必须拥有两天两夜不睡觉也能在镜头面前精神抖擞的技能,但也的确让人心疼。

聂楚没好意思在这种时候拒绝他,望着许麟闭上眼后安静白皙的面庞, 忍不住伸出手, 缓缓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好像小时候她也会这样摸他一样。

可是说不上来,感觉这一刻的感觉又有些不一样了。

许麟闭着眼嘴角微微上扬,顺势拿过聂楚的手, 枕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聂楚怔了一下,望着他好像已经睡着,也就没有计较。

没有睡多久, 许麟就自觉起来了。

聂楚正好也感觉到肚子有点空, 于是喝了几口粥,才把退烧药和感冒药都吃了。

“呼呼, 37.5℃,看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楚儿姐, 我送你回工作室吧?”

“你们粉丝见面应该也快开始了, 你还是准备一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乖。”

聂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后面加一声“乖”, 一下子觉得有点怪怪的。

大概是经过刚才跟许麟相处的时间, 让她有些怀旧小时候的时光, 忍不住就脱口而出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小的时候, 聂楚就常常会给许麟一颗奶糖,弯腰摸摸他的头,说一声“麟麟真乖”。

许麟也怔怔地望着她,本来是要坚持送她回去的,可这一声又淡然又好听的“乖”,让他一下子没了心气。

最后只好服软,低头傻笑了笑,点头说:“好,都听你的。”

你说什么都好听。

-

工作室。

没了病痛,聂楚的心情也舒畅了起来,看着窗外的天气已经转晴,秋高气爽的日子总拂得人神清气爽。

“楚姐,你这一早上都去哪了,怎么都联系不上你?”

聂楚一顿,心虚地笑了笑:“我早上……去医院看病了,可能挂点滴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没听到消息。”

“哦哦,那就好,吓死我们了。既然生病了,你要不还是回家休息休息吧?”

聂楚喝了一口热水,摇摇头:“没事,我已经休息过了。喉咙后来也没怎么发炎,身上的热也退了。”

这时,几个工作室的小姑娘探头过来,一脸花痴地问:“楚姐,听说你昨天晚上是去给许麟做台词培训了?”

“那许麟的台词功底到底怎么样?你给他指导的是什么内容啊?”

聂楚看了眼她们,忍不住淡淡一笑。

聂楚是一个关怀身边同事的好老板,当然知道她们真正想问的根本不是这些。

于是聂楚从包里翻了翻,拿出一沓厚厚的签名照,放到了桌上,笑着说:“都在这了,你们自己挑吧。”

“哇,楚姐,我真的太爱你了!”

“许麟的字好可爱,上面还专门写了我的名字欸!楚姐你的面子可真大!”

“许麟也写了我的名字!好暖好暖,快扶着我,我要晕过去了!”

“居然还有俞子安的签名照!嗷嗷嗷嗷,我男神!”

“咦,还有陈非的,好像每个成员都有欸……”

“……”

还好聂楚在离开K-one公寓之前,想起了要给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发福利这回事。

所以拜托许麟签了十几张签名照,一一把每个人的名字给写上去,许麟还特意夹了几张通组合其他成员的签名照进去。

“楚姐,许麟也有给你签名照嘛?能不能给我们看看你的?”

聂楚迟疑了一下,边上的邱露就说:“许麟和楚姐的关系,不需要签名照这种东西了吧,要不是为了你们,楚姐也不会去讨这些签名照呢。”

“也是,听说你们是一起长大的,送签名照这种东西应该会有点见外吧。”

聂楚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

其实是有的。

只不过照片上没有什么签名,只有许麟的一个吻痕。

吻痕的颜色还是他早上参加完活动,化妆师给他嘴上涂的浅棕色。

当时聂楚急着走,匆匆拿过来一沓放进包里的时候也没注意,直到上了车才发现这张特别的签名照。

照片上写着的称呼是“楚儿”。

她没好意思把这种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于是只好顺着邱露的意思,装作许麟没有给过自己。

就在这时,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刺耳拉锯的声音,一下子就把大家的笑声都盖过去了。

“楼上这是在装修?”聂楚问。

“唉,早上刚消停,没想到这会儿又开始了。”

邱露叹了一口气,说:“说是下个月有一家游戏公司要开在我们楼上,正在赶工装修。”

“游戏公司?”

聂楚不由得联想到了一个人。

邱露又说:“我们这幢写字楼收工的时候,每一层本来就是精装过的,简单装修一下应该也挺快的。可楼上那游戏公司好像是要改楼层结构,把好几面墙都敲掉了,所以动静会特别大。而且他们工人都是分两个批次,二十四小时施工。”

当时聂楚选择这个离家比较远的地方作为工作室,就是出于这一带比较安静的考虑,适合做配音工作。

但是一年过去了,这一片开发区也热闹了起来,先是各种商场学校,后来许多公司也在这附近成立了分公司。

“就算我们录音室都有隔音设备,但这装修的动静这么大,还是不能保证在录音的时候会不会收进一些杂音。”

聂楚皱眉:“那能让物业去沟通下吗?至少缩短一下他们的施工时间。”

“我去找过物业管理了。可附近没有居民楼,不算扰民,所以他们也说管不了。楚姐你说该怎么办?”

聂楚淡淡一笑:“听起来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我等一下上楼,去跟他们沟通一下吧。”

-

聂楚中午去买了几个西瓜和几箱水,叫工作室的几个男生搬到了楼上,主动分给装修工人们吃。

毕竟以后是楼上楼下的关系,聂楚觉得就算是提意见也要讲方法,不然事情没解决,还容易引起纠纷。

她站在门口,望着这一层楼的装修进度,发现除了主要几根的支撑柱,基本上是把原来所有的墙体都敲掉了,正在重新修改楼层的空间结构。

当时聂楚也觉得这幢大楼原先的设计结构不好,但是为了节省财力与时间,她还是将就着简单装修了一下,就把工作室给搬进去了。

看来这个游戏公司的老板确实是个完美主义者。

聂楚这时把西瓜分给工人,笑吟吟地说:“大叔,我是楼下的业主。有事想跟你们雇主沟通一下,他的电话能不能给我一个?”

那工人听到聂楚温柔动听的声音,又看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拿过西瓜之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们就是干苦力的,哪能有大老板的电话。不过刚看到一个年轻人,是跟我们装修公司的老板一起走进来的,你要不往里面瞅瞅,可能人现在就在里头呢。”

“好,谢谢你。”

聂楚颔首,起身就往里面走去,踩着高跟鞋,绕过地上的木屑水泥艰难地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带着安全帽却穿着平整的西装衬衣的男人,正倚在空荡荡的窗户边看风景。

想来这就是他们的雇主——这家游戏公司的老板了。

突然,那个男人转过身,清冷的视线不偏不倚地与她对视——

聂楚一愣,脚下一崴,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她的脸色与脚踝霎时都变得通红,可还是咬咬牙,勉强在那人面前稳住了,很快就忍着痛自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许……茂之?”

她一手推开他的脑袋,忿忿地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聂楚扶额,盯着屏幕冷淡地说:“……你今天来干什么?又是于阿姨让你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感谢聂楚帮许麟培训台词的事,于阿姨最近让许麟跑得有点勤,经常还带着一堆长辈爱送的东西过来。聂楚每每碍着于阿姨的面子,也不好撵他走。

许麟的细腰靠在聂楚的桌子旁,双腿交叉随意,笑着说:“今天是我自己想来看你,而且前几次也不全是我妈的意思。”

许麟虽然算不上个离经叛道的少年,但也绝对不是个妈宝,偶尔也会跟家里人顶顶嘴,唱个反调。

当初签男团出道的事,许爸爸许妈妈就都不太同意,可最后还是由着他自己的选择去了。

聂楚看了他一眼,当做没听见后半句,继续盯着屏幕回听自己的配音。

许麟顺便将手搭在她的椅子上,也凑过脑袋去看,突然说了句:“楚儿姐,这么巧,你也在配这部片子啊?”

聂楚后知后觉地看向他,“也?你知道这部片子?”